中年女子三婚不到一月就闪离,女子:受不了筷子捣鼓缸的这种折磨

中年女子三婚不到一月就闪离,女子:受不了筷子捣鼓缸的这种折磨

三十六岁的马婷婷,在订婚的时候,男方出的嫁妆并没有满足她的要求,这让她很是不满,在她的家人的劝说下,她最终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。

她以为丈夫会对她百般疼爱,可婚后性生活丈夫再怎么努力她也不满意,因为实在是受不了筷子捣鼓缸的这种折磨,婚后一个月,她提出了离婚。

为什么他们刚结婚没多久,就选择了离婚,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故事?让我们走进她的故事,倾听她的心声。

以下来自马婷婷的自述。

我是36岁的马婷婷,是个“三无”,没有房子,没有车,没有工作,而且已经离婚三年了,我的身材样貌自认为可以,但我的生活却很空虚。

我的人生是不幸的,曾经去服装店当过销售,也做过直销,但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,不向命运低头的我在直销这一行里栽了个大跟头。

六年赔了三十多万,二婚丈夫从来都是唯我马首是瞻,最后他承受不住我的狂妄,便解除了十二年的婚约,十一岁的女儿也恨我入骨。

最不应该在做直销的时候和同事发生关系,现在想起来,心里充满了悔恨。

当时直销行业风生水起,我在一位朋友的劝说下,很快就加入了这个团体,团长吕松对我非常的照顾,不是给我讲解业务,就是陪着我去见客户,能被一个男人照顾,真的是一种幸福。

那时的我,还沾沾自喜,觉得自己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好男人,在以后的生活中,吕松一直照顾着我,让我感觉到了家人般的温暖,这是我那个沉默寡言的丈夫所没有的。

最后,在一次聚会结束后,我和吕松喝了不少酒,两个人就像久旱逢甘露,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运动,这种感觉是我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。

自从有了第一次之后,我就非常依赖吕松,不管是工作上,还是生活上,我都会按照他的吩咐去做,这两年来,我的库存已经超过了十万。

眼看着一座小山般的商品卖不出去,花了很多年的积蓄,丈夫对我的怨念也越来越大。

老公最终还是知道了我和吕松的关系,那个时候,已经习惯了偷情,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动,和吕松偷偷溜进了酒店,被老公的同事看到。

看着被窝里还热乎乎的我们,丈夫顿时暴跳如雷,给了我一个大耳光。

我回家后,我向丈夫求饶,可是他无情地说:“这么多年来,你把我们家所有的钱都花光了,你还在外面勾搭男人,我就算再善良,也不能让你背叛我,我们离婚吧。”

失去了婚姻,失去了家人,我就像一片漂泊在大街上的树叶,我做的直销生意被政府定性为传销,团队解散了,钱打了水漂,我向吕松求助,他就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。

本来打算在闺蜜家里休息几天,但闺蜜含糊其辞,看着丈夫的眼神,我就明白了,她是怕我一个刚离婚的女人勾搭她的丈夫。

我只能在一间廉价的房子里暂住,经过一段时间的煎熬,我觉得以我的容貌和傲人身材,想要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,肯定是可以的。

离婚后没多久,陶橪就被人介绍给了我,长得很普通,但家里很有钱。

陶橪一见到我就很热情,不停地给我倒茶,还不停的给我夹菜,我表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一家人住在一套复式房里,房间很大,装修得很是奢华,很有古典的摆设。

相处了一段时间,我发现他为人处世很有原则,对我的任何要求都是言听计从,但是当我谈到礼金的时候,他就开始讨价还价了。

在一起的几天里,他不止一次地提议让我留在家里,尽管我有过这种想法,但为了不让他觉得我是个放荡的女人,还是没有答应。

在亲友的见证下,我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,走上了红毯,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女人。

在洞房花烛夜,我在等着快乐的那一刻,可他却是怎么不行,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感觉了,但他却草草结束了。

结婚的快乐并没有降临到我身上,在接下来的几天中,我从来没有一天比一分钟更让我感到绝望。

谁知道,这才二十多天的时间,他开始变得更差了,明明是个废物,却还怪我要太多,两个人的交流无济于事,决定冷战,看着自己的丈夫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无奈之下,我冲进了浴室,任由冰凉的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,却怎么也扑灭不了我的愤怒,我只好用同样的方式来解决。

在洗手间无数次地自言自语:我该不该一直这么过着无性婚姻呢?无论我的物质生活有多好,我都要过着一个寡妇的生活?

经过这几天的沉思,我平静地与陶橪谈起了我们的婚姻,他对我提出的离婚请求并不感到意外,只是失望地点点头。

现在我已经打上了三次离婚的烙印,所以决定离开这个小镇,跟着表妹去南方工作。以后或许我会选择和一个男人同居,而不是结婚。